首页 > 我在东京修剑道 > 43、我说冤枉你,就冤枉你!【4000字】

我的书架

43、我说冤枉你,就冤枉你!【4000字】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第二天清晨。

  用不着陈野去敲门,亚瑟等人早早的起床。

  十分自觉的赶到道场集合。

  看着精神奕奕的十二名弟子,提着苗刀的陈野满意的点头道:

  “不错。”

  随手编辑了一条越野跑步任务发布出去,这次的排名总经验50点,陈野将师范额度全用掉了。

  等级Lv1(经验150/200)

  还差五十点经验就能再次升级,那么今天的越野任务,弟子们必须做到优秀评价才行。

  陈野没有废话,立刻喊道:

  “出发!!!”

  很快…

  众人拿着木刀跑出道场,不久便从江户城的北门离开。

  沿着乡间小道继续越野奔跑。

  这一次。

  亚瑟等人的表现,要比昨天好太多了!

  每当队伍中有女生体力不支,男生们就会主动背起对方,而石黑京香依然拒绝男生们的好意。

  她要坚持跑完全程。

  陈野自然点点头,这群入侵者里面有三个人潜力不错,亚瑟、犬神翔太、石黑京香,其余的人就差了点。

  前后三个多小时。

  当十二人气喘吁吁的跑完二十公里,虽然在途中休息了三次,但相比昨天的用时缩短了半小时。

  【叮咚!~你的弟子们全力完成了越野任务,评价‘优秀’你获得50点师范经验的奖励回馈】

  【恭喜你升级了!】

  陈野脸上总算露出笑容,这次升级很及时,这样明天的师范额度,就有100点经验与200点积分。

  问题是…

  等级Lv2(经验0/1000)

  当他看到之后升级所需的经验,顿时无语了,从之前需要两百经验,直接拔升到一千经验。

  五倍的提升。

  这至少也要十天才能再次升级。

  “好了!亚瑟带大家返回江户城,我要去办事,你们午饭后,记得像昨天那样照例训练。”陈野嘱咐了一句。

  “欧尼桑,你要早点回道场哦。”

  小樱喘着气道,陈野自然笑着点头道:

  “嗯,估计晚饭前回来。”

  很快…

  众弟子离开后,陈野随手编辑下午的‘开胯’积分任务发布出去,随后扛着苗刀走向石原村。

  关于石原家的灭门案。

  他昨晚思考了很久,决定先了解奉行所的调查进度,之后再随机应变,只要不暴露身份就行。

  不一会儿。

  陈野来到石原村,当着几名捕史的面表明身份。

  很快。

  长冢向二笑着大步走来道:“龙泽师范,我刚想到你,你就来了!”

  “哈哈,长冢捕头,这说明我来的还算及时。”

  陈野笑了笑,随后两人进入石原村。

  长冢捕头开始案情,陈野则一路观察村子的情况,除了捕史之外,果然还看到不少足轻士兵,这里明显戒严了。

  却见,长冢向二带着陈野,来到八名身穿麻衣的农奴身前,随后介绍道:

  “这八人是灭门案的目击者,凶手并没有杀死他们。”

  陈野自然点点头,随后看向另外一名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皱眉问道:

  “他是谁?”

  听到此话,中年男子立即弯腰鞠躬道:

  “参见大人,小的是石原家的仆人,家主赐名石原忠奴。”

  长冢向二点头说道:

  “他因为外出采办,这才有幸逃过一劫。”

  得!~

  居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。

  陈野有些意外,虽然也算不上什么鱼,毕竟和石原家没有血缘关系,但有这家伙在,估计会很麻烦。

  “长冢捕头,带上这些人,我们去凶案现场看看。”陈野主动提出要求道。

  “好!我正有此意。”

  长冢向二叫来手下,随后众人离开村子,前往石原家的宅院。

  很快…

  来到贴上封条的石原家,捕史立刻打开大门。

  陈野当先跨步走进去。

  虽然灭门案已经过去了五天,但进入院中依然嗅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,地面上虽然没有尸体,但却血迹斑斑。

  “尸体在房间里,我带龙泽师范去看看。”

  长冢捕头说着,就带陈野去房间查看那些尸体。

  不分男女。

  总共有41具尸体,其中除了石原正太之外,全都死于陈野之手。

  “凶手太残忍了!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  却见,陈野一脸悲愤道,长冢向二点头赞同道:

  “是啊,男女老幼全都不放过,这是要斩草除根。”

  看到陈野愤怒的表情。

  长冢不禁感叹到底是剑道师范,正义感十足,殊不知…斩杀这些人的凶手,就在自己身旁站着呢。

  很快…

  两人走出堆满尸体的房间,长冢捕头开口说道:

  “情况就是这样,经过我们奉行所的初步调查,凶手只是一个人,但却拥有极高的剑术,独自杀死了石原家的男女老幼。”

  “这是仇杀吗?”陈野询问道。

  “不清楚,目前还在调查石原家的关系网。”

  长冢向二摇摇头,陈野已经了解了差不多,当即装模作样的开始检查石原家的凶案现场。

  那副模样极为认真,似乎不想放过任何线索。

  线索?

  离开石原家之前,陈野就已经清理过痕迹。

  绝对找不到!

  现在地上只有一些人型图案,自然代表死者的倒地的位置与姿势。

  不一会儿。

  陈野还真有了发现,目光看向院内的一颗树下,发现藏有金银的地方,居然再次被人挖开了。

  咦…

  我离开的时候,不是把坑填上了么?

  看到土坑。

  陈野目光一亮,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。

  很快。

  现场勘查完毕,长冢向二热切的看着陈野询问道:

  “龙泽师范,你怎么看?”

  恍惚间。

  陈野差点听成元芳,还真别说,长冢向二胖胖的样子,再配合嘴上那两撇胡子,确实有点像狄仁杰。

  只可惜…

  破案能力就是个水货。

  “首先,灭门案的凶手,十分精通匕首、剑术,毕竟能够独自击杀石原家三十多名武士,这说明此人的实力极强。”

  陈野说着看向那八名农奴道:

  “破案的关键,就是那名凶手的长相,既然你们是目击者,可有见到对方长什么模样?”

  听到此话,农奴们纷纷摇头道:

  “大人,当时那位侠…是凶手!蒙着面,我们没有看清。”

  “对对对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,但石原忠奴却瞪眼威胁道:

  “放屁!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?就算凶手是蒙着面,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凶手的身高?”

  啪!!!!

  却见,陈野抬手一巴掌将石原忠奴抽飞,随后冷声道:

  “我问话的时候,是你能够插嘴的吗?”

  “大人,小的多嘴!是小的多嘴!”

  石原忠奴捂着脸,立即跪在了地上,而陈野则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眼中隐晦的闪过一道寒光。

  此人不能留下。

  紧接着,陈野看着长冢向二笑道:

  “长冢捕头,我刚刚动手,你不介意吧?”

  “介意什么?一个失去主子的家奴而已。”

  长冢捕头毫不在意,他真正关心的还是破案,毕竟上面已经下令要尽快破案,可不敢继续拖下去。

  “说说看,那名凶手的身高、体型。”

  陈野再次看向八名农奴,这些人没读什么书,很难描述清楚,但其中一人却突然下跪道:

  “凶手…凶手的身材,就跟大人差不多。”

  “跟我差不多?”

  陈野一脸诧异,随后看向长冢笑着问道:

  “长冢捕头,你说凶手会不会是我?”

  听到此话,长冢向二哈哈大笑道:

  “哈哈哈,还真是巧了,昨天那起无头案,其凶手就和龙泽师范的身材一样,现在又是如此。”

  “哎,谁让我的身材很标准呢。”

  陈野笑着点头,见到八名农奴再也交代不出,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东西,于是挥手让他们离开。

  “你!”

  却见,陈野抬手指着跪在地上的石原忠奴问道:

  “把近几年与石原家有过节的人,全都一一列出来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石原忠奴有些迟疑,但看到陈野板着脸,赶紧交代道:

  “我知道的就有,附近的川耀家、齐藤家……”

  不得不说。

  石原正雄得罪了不少人,但都是一些小家族之间的摩擦,还上升不到非要灭门的程度。

  陈野皱起眉头,这些信息可没什么用。

  下一秒。

  他便摆手让对方停止讲述,直接开口问道:

  “你详细说说,石原正雄的儿子,是否有得罪过什么人?”

  石原少主?

  这位忠奴思考了一下,随后回答道:

  “我们少主喜爱剑道,带人杀过不少农奴,之前还收了一个丫鬟,可惜那个贱婢身在福中不知福,居然跑了……”

  陈野心知这是小樱,立即打断道:

  “一个奴婢不重要,你的废话太多了!”

  长冢捕头也觉得这名忠奴的废话太多,一个丫鬟有什么可调查的?好在陈野马上又询问道:

  “石原正太喜爱剑道,可有拜师某个道场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石原忠奴摇摇头,陈野不禁有些失望。

  看来没有栽赃嫁祸的机会。

  但很快。

  石原忠奴又开口补充道:

  “我们少主虽然没有加入道场,但曾经拜过柳生家族的一位旁系族人为师,之后因为索要太多知行费,为这事,家主还与其发生过口角。”

  柳生家?

  陈野目光一辆,这还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  有主意了!

  下一秒,陈野赶紧追问道:

  “那位柳生家的旁系族人是谁?名字、居住地址说出来。”

  “是柳生平山,就住在江户城西的颂道座……”

  得知具体地址,陈野抬手一拍大腿道:

  “长冢捕头,这个柳生平山有问题!毕竟柳生家族,可是除了我们虎眼流之外,少数能拿得出高手的武士势力。”

  柳生平山?

  长冢向二有些迟疑,那可是柳生家的人,幕府的御用剑士家族,他多少有些发憷的。

  然而…

  陈野却一点不怂,甚至相当开心。

  他总算找到借口对付柳生家了!

  虽然只是一个旁系族人,但用来下手再好不过,陈野发现长冢捕头有些迟疑,于是扯嘴道:

  “我虎眼流道场,还何时惧怕过柳生家?”

  此话一出。

  长冢向二心中大定,对啊,这位可是虎眼流的剑道师范,可不会在乎柳生家族,甚至据传闻…

  岩本虎眼和柳生旦马守,两人年轻时还曾结过仇。

  见到陈野一副替你撑腰的样子,长冢向二自然笑道:

  “那我们就去颂道座,调查一下柳生平山这个人。”

  “先等一等!”

  却见,陈野说着来到石原忠奴身前,随后冷笑道:

  “你不老实,石原家隐藏的财产,是不是你拿走了?”

  石原忠奴脸色大变,赶紧说道:

  “不!我挖开家族藏钱的地方,发现已经被人取走了!”

  果然…

  就是他挖开石原家隐藏的财产,只可惜什么都没有获得。

  听到此话,长冢捕头立即怒道:

  “混账!你这个该死的奴仆,居然敢贪墨家主的财产?”

  “不!我没有。”

  石原忠奴死命辩解,但现场没人会相信一名仆人的话语,而陈野此刻也来了一记补刀道:

  “如果我猜测的不错,肯定是你私下与柳生平山沟通,让其派人灭掉石原家,然后你们平分财产?”

  此话一出。

  石原忠奴差点吐血,立刻瞪大双眼道:

  “大人,你冤枉我!”

  冤枉?

  陈野冷笑着拔出苗刀道:

  “你算什么东西?我说冤枉你,就冤枉你!”

  瞧见陈野拔刀,这位忠诚的狗奴才,立即吓得爬起身来,正准备夺路而逃,长冢捕头立即命令道:

  “抓住他!”

  然而…

  众人还没来得及动手,陈野突然抬手挥出一刀,就算双方隔着两米多的距离,但苗刀突然滑动。

  ——秘技·流!

  噗!!!!

  一颗头颅瞬间飞起,鲜血像泉水一般喷洒。

  陈野这一刀很惊艳。

  那般丝滑,看起来简直帅爆了!

  长冢向二等捕史们,纷纷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怎么眨眼间,人就是死了?

  “不愧是剑道师范。”

  长冢捕头嘴角抽搐道,其实他想把人留下来,就算得不到石原家的财产,但相信多少能审出点东西出来。

  这样他也好交差。

  “走!~我们去江户城调查柳生平山。”

  陈野露出一口大白牙道,当先走出石原家,长冢向二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。

  唯一的线索。

  石原忠奴企图畏罪潜逃,结果被陈野当场斩杀!

  现在…

  他们也只能去柳生平山家去调查看看。

  ……

  【PS:这章四千字,调查?你怕是不知道,主角栽赃嫁祸的本事,哈哈】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