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在东京修剑道 > 9、剑道社炸了!【求收藏】

我的书架

9、剑道社炸了!【求收藏】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第二天。

  凌晨五点多,陈野就早早的起床。

  简单洗漱了一番,他便带着竹剑一路小跑着奔向早稻田大学。

  五分钟后…

  进入校区的陈野,并没有前往昨天练剑的龙泉院,而是独自来到校区西边的樱花林。

  之所以换地方。

  自然是为了避免被人驻足观看,还好校区的范围很大,晨间总能找到无人的地方。

  却见,周围树上都是成片的粉色樱花,可惜到了五月份,这些樱花很快都会逐渐凋零。

  东京的樱花季在3月至5月份,如今已经是花期的末尾。

  “开始吧。”

  陈野说着,双手持剑开始练习横斩。

  即便他拥有‘剥夺’天赋,可以抢夺别人的剑招技能,但也不会放弃练习,毕竟任何东西都是熟能生巧。

  就算剑招再多,基础没有打好也是白瞎。

  嗖!!!

  很快樱花林中,不断响起道道竹剑的破空声。

  ……

  视线转向龙泉院。

  就在陈野昨天练剑的那片柑橘林内,臭蛋姐气鼓鼓的等待着,忍不住咬着嘴唇道:

  “今天,我非等到你不可!”

  很显然。

  她还不知道陈野已经换地方练剑了,注定等不到后者的出现。

  ……

  另外一边。

  早稻田大学的剑道社刚开门不久,身穿藏蓝色剑道服的副社长坂本龙一,正准备带领社员进行早间晨练,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  “副社长,我是松田浩二,我现在…重伤躺在医院…”电话那边出现松田浩二虚弱的声音。

  医院?

  坂本龙一愣了愣,但马上就挑眉问道:

  “你想请病假?”

  松田浩二这个人,他有很深的印象,此人风评极差,并且在剑道练习上经常偷懒开小差,现在新学期开学还不到一个月。

  这家伙请假不来剑道社,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  “不…不是的。”

  电话那边的松田浩二,此刻躺在洁白的病床上,双手捂着裆部满脸痛苦的解释道:

  “我昨晚被庆大的人袭击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坂本龙一赶紧大声询问道:

  “庆大的人,昨晚袭击你了?”

  此话一出。

  剑道社内的成员们,全都围拢了过来,这可是大事件,没想到在早庆战之前,庆大的人居然胆敢挑事?

  很快…

  在松田浩二充满屈辱的诉说下,坂本龙一逐渐得知袭击事件的来龙去脉,并且还知道了‘龙泽野王’这个名字。

  但听到后面…

  松田浩二不仅被袭击成重伤,甚至还被对方灌了一嘴的粪便。

  坂本龙一瞪大了虎目,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:

  “他们竟然强迫你吃屎了?”

  随着话音落下。

  吃屎?

  早稻田大学的剑道社。

  尼玛,直接炸了!

  而此刻,躺在医院的松田浩二,脸上的屎尿虽然已经清洗干净,但仍然散发着一股子恶臭。

  特别是嘴里总感觉还有一些粪便残渣,他已经呕吐过多次。

  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完了!

  好在他原本就没什么好名声,当即咬牙切齿道:

  “就是那个叫龙泽野王的混蛋干得,他们一共有四人,说找我切磋剑道,结果把我下体打成重伤、强迫我吃屎,最后还说,我只是第一个。”

  “当时还说我们早大的剑道社,全是废物!要让我们剑道社的所有人,全都尝尝屎尿的滋味。”

  “他们庆大,太欺负人了!”

  “坂本副社长,我重伤、甚至受到侮辱都不要紧,可真正担心的是他们对其他同学下手。”

  ……

  在电话当中,松田浩二自然要添油加醋的诉说。

  这个时候。

  坂本龙一已经开启了扩音,其他社员们听到这番话语,全都暴跳如雷了起来,各种谩骂声出现。

  “八嘎!庆大的那群小白脸,是想找死吗?”

  “我们现在就去庆大,这个仇必须讨回来!”

  “没错,田口君,我和你一起!”

  “走走走,去取木刀!”

  ……

  电话那边的松田浩二,听到剑道社里传出愤怒的骂声,赶紧补充道:

  “请一定要替我报仇,毕竟……我不仅是早大的校生,还是剑道社的一份子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坂本龙一眼中浮现出怒火,这才挂断了电话,瞧见众人要去取木刀杀向庆大,立刻冷声道:

  “等等!我先将这件事,禀报给江口社长和师范。”

  早大剑道社的社长是江口洋介,他只是副社长。

  而师范,指的便是剑道课的导师,学员们称之为师范。

  不一会儿。

  正跪坐在密室闭关,独自感悟剑道的江口洋介,听到坂本龙一的汇报,目光中寒光乍现。

  “伊藤英明那家伙,想干嘛?”江口洋介皱起眉头。

  作为剑道社长,他明显考虑的更深。

  对于伊藤英明这个老对手,江口洋介可以说是很熟悉的,这种手段不像是前者的行事风格。

  更何况,两人之前有过君子协定。

  “江口君,我们还是先去找师范,看看老师怎么说。”

  坂本龙一提议道,江口洋介点头。

  下一秒。

  正跪坐在地上的他,脚背瞬间发力,单靠腿部力量支撑,身体就站立了起来。

  很显然。

  此人绝对是一名剑道高手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早稻田大学的教师办公室,剑道导师鹤见辰吾听着两人的诉说。

  “老师,事情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坂本龙一鞠躬道,鹤见辰吾忍不住皱眉。

  这年头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,下手这么狠的吗?

  鹤见辰吾摇了摇头,随后看向两名弟子道:

  “你们剑道社不要去庆大闹事,这样影响不好,至于……校外的安全,你们可以组织巡逻队,我会跟校长、以及校董事会那边打招呼。”

  “哈依!~感谢老师!”

  江口洋介与坂本龙一,立刻弯腰深深的鞠躬。

 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,鹤见辰吾却突然开口询问道:

  “那个叫龙泽野王的学生,用了几招击败松田浩二?”

  江口洋介看向坂本龙一,后者立即回答道:

  “两招,不!准确的说是……一招,断剑!”

  一招断剑?

  鹤见辰吾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  而江口洋介则是瞳孔一缩,竹剑的硬度可是非常高的,即便是他想要做到一招斩断竹剑,也相当困难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鹤见辰吾挥了挥手,当两名弟子离去后,这才开口笑道:

  “庆大又出了一位剑道天才么?看来……这届的早庆之战,要远比上一届精彩的多。”

  ……

  江口洋介与坂本龙一走出办公室后,前者冷声开口道:

  “立刻组织社员,在校外建立巡逻队,黑川会的成员也要出力。”

  “嗨!~”

  坂本龙一点头称是,转身就去组织人手。

  “龙泽野王么?”

  江口洋介反复念着这个名字,暗自将其记在心中。

  只希望此人不会太弱。

  其实吧。

  他虽然是剑道社长,理论上早大学生当中的剑道第一人,但实际上他的压力很大。

  毕竟庆大出了一位剑道五段的天才。

  江口洋介同样是剑道五段,包括他的老对手伊藤英明也是五段等级,可两人都没有领悟奥义。

  所谓的‘奥义’便是自创剑招。

  而庆大的那位剑道天才,就领悟了一门奥义剑招,现在的风头几乎盖过了伊藤英明。

  要知道。

  自创剑招可是‘剑道六段’的门槛,那位天才极有可能成为,东京历史上最年轻的六段武士。

  在日本…

  剑道六段代表着什么?

  代表拥有资格开办一所私人的剑道馆,这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。

  所以,江口洋介的压力很大。

  为此不惜长期闭关,他也要自创一门剑招。

  ……

  很快。

  从上午开始,早稻田大学六百多名剑道社的成员,纷纷携带竹剑、亦或者木刀,分批次的前往校外开始巡逻。

  这其中还包括数百名黑川会的学生成员。

  很显然。

  陈野的目的达到了!

  剑道社在校外组织巡逻队,这自然让他有了下手的机会,但看情况他似乎捅的篓子有点大。

  如今早大的剑道社…

  确实炸了!

  这个马蜂窝一旦被捅翻,绝不会轻易的结束。

  但不管怎样。

  只要陈野的身份不暴露,这个锅就得让庆大背着。

  反正早庆两家都是死对头,他只是为其添了一把火。

  仅此而已。

  ……

  【PS:这章稍微有点短,明天开始两更!】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