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在东京修剑道 > 7、恰西啊雷【求追读】

我的书架

7、恰西啊雷【求追读】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在昏暗的路灯下。

  松田浩二看着四名自称庆大的蒙面人包围自己,双手紧握竹剑的他,并没有怀疑陈野等人的身份。

  到了此刻,战斗已经无法避免。

  但还是要挣扎一下。

  却见,松田浩二目光紧紧盯着陈野,开口提醒道:

  “我们的剑道社长江口洋介,早就和你们庆大有过君子协定,早庆战之前,绝不挑事,当时你们的社长,伊藤英明也是同意的。”

  有这事么?

  陈野倒是头一回听说,好在他现在伪装了身份,根本不用在乎早庆两家剑道社之间的君子协定,当即开口道:

  “我只代表个人向你发起挑战,怎么?你们早大的人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了?”

  “混蛋!”

  松田浩二气急,忍不住咬牙切齿道:

  “别以为你们庆大,出了个剑道天才,就可以为所欲为!今晚所发生的事情,我一定会告诉社长。”

  庆大出了个剑道天才?

  陈野有些意外,好吧,这个不重要。

  至于今晚的袭击,这家伙准备告诉江口洋介,这反倒是他喜闻乐见的,毕竟袭击松田浩二,除了完成日常任务进度,也是为了引出早大的剑道社。

  那些人都待在校区,陈野可不好下手。

  而此刻,松田浩二见到对方不为所动,终于抓着竹剑大步冲向了陈野,抬手挥剑的同时还发出一道低喝声。

  嗨啊!!!!

  竹剑自上而下劈向后者的头部,这招是他最熟悉的大风车挥刀。

  来的好!

  陈野目光一亮,果断抬起双手,将竹剑横在身前格挡,当场就拦下了这一击。

  啪哒!~

  却见,两柄竹剑在半空中发生激烈碰撞,现场出现一道沉闷的声响。

  陈野只是双臂震了震,而松田浩二却并没有停手,迅速欺身上前,企图压迫前者的同时,连续使出三记大风车挥刀。

  啪哒!!!

  啪哒!!

  啪哒!

  陈野并没有后退,依然站着原地,保持着横刀动作,纹丝不动的接下这三次击打。

  也就数秒钟。

  当双方擦肩而过的瞬间,松田浩二深吸一口气,猛地爆发,手腕翻转,回手就是一剑劈向陈野的后颈。

  ——回手刀

  “结束了!”

  松田浩二使出这招后,不用回头也知道,这位叫龙泽野王的家伙,要败在他这招回手刀下。

  只怪此人太过大意,居然被自己抢到先手,甚至还自大的站在原地硬接他的剑招。

  要知道。

  就算是剑道四段的武士,在遇到对手欺身压迫上来之时,也会战术性的后撤,而不像陈野这样傻愣愣的站在原地。

  正当松田浩二的表情要放松下来,却听到身后响起一道牙酸的撞击声。

  啪哒!!!

  不知什么时候,陈野改变了握刀姿势,双手抓着竹剑举过头顶,剑身紧贴着后背,当场防守了这一击回手刀。

  松田浩二猛然回头,瞧见陈野奇异的防守动作,满脸惊愕道:

  “怎么…可能?”

  而此刻,陈野也转身看向松田浩二,摇头说道:

  “你的力量,太弱了!”

  原来…

  他之所以站在原地不动,单纯是为了测试松田浩二的力量与剑招。

  大风车挥刀、回手刀

  这两项基础剑招,正巧陈野都会,现在他也不打算继续测试了,直接冷声开口道:

  “你用了五剑,现在该我了!”

  说完,陈野跨步上前,双手翻转,就是一记猛烈的大风车挥刀。

  呼!!!!

  同样是大风车挥刀,但松田浩二却感受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。

  格挡!

  却见,松田浩二赶紧横剑格挡,电光火石之间,两柄竹剑发生剧烈的碰撞,还没来得及卸力的他,只感觉双臂手腕剧痛。

  噼里!~

  下一秒,他不仅抓不住竹剑,武器瞬间脱离双手的掌控,竹剑还被对方当场劈断成两截。

  竹剑竟然……

  断了?

  松田浩二目瞪口呆,但陈野可不会傻愣着,抬手一记横斩,精准的击打在前者的腹部。

  呜!!!

  腹部剧烈的疼痛,使得松田浩二的身体躬成了虾米,甚至张嘴呕吐了起来。

  而此刻,陈野脑海中也响起一连串的系统提示声。

  【系统判定中,该剑道对手已被缴械,且丧失抵抗能力】

  【判定成功!】

  【恭喜宿主击败首位剑道对手,白色任务进度+1,目前进度1/5,请宿主再接再厉!】

  【滴!~天赋技能‘剥夺’生效,宿主获得该对手的技能模板。】

  ……

  就这么简单?

  陈野忍不住看向跪在地上呕吐的松田浩二,随后摇了摇头。

  看来是我高估了这家伙。

  “哟西!~野王君果然胜了。”

  阿豪显然进入演戏的状态,随后打了个手势,耗子点头上前,挥起高尔夫球杆击打在松田浩二的头部。

  砰!~

  当场就将其打晕了过去。

  确定对方已经昏厥,四人这才放松下来,耗子立即赞叹道:

  “老野,你牛逼!居然一招秒了这家伙。”

  阿豪则捡起那把断成两截的竹剑,一脸牙疼道:

  “居然斩断了竹剑,你是怪物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陈野一头黑线,只能摇头解释道:

  “这煞笔,根本没有卸力,他以为能硬抗我的剑招。”

  确实是这样。

  松田浩二太小瞧陈野了,毕竟后者的力量属性,可是高达十九点,就算没学习多少剑招,但一力降十会在哪都行得通。

  就在这时。

  眼镜小四从松田浩二怀中,找到那件紫色内衣,似乎发现了什么,突然涨红着脸怒骂道:

  “草泥马!这个死变态。”

  说着,抬脚就踹向昏迷的松田浩二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陈野三人好奇,纷纷上前查看那件紫色内衣,当他们看到内衣标签上的中文名字,全都暴怒了起来。

  这狗日的变态,随身藏着的内衣,居然属于某个华夏女生。

  “我日你仙人!”

  耗子丢掉高尔夫球杆,当场跳起来,抬脚猛踢躺尸的松田浩二。

  “草!打他。”

  阿豪也没有废话,放下棒球棍抡起拳头,不断击打松田浩二的脸部。

  此刻,就连陈野也都冲上去狠狠踹了几脚,而他们之所以不用武器,自然是担心把这家伙给打死了。

  但其中…

  眼镜小四却例外,只见他拿起那根钢尺,站在松田浩二身前,噼啪就是一顿猛抽。

  啪!啪!啪!啪!

  钢尺啪啪抽打在松田浩二的身上,道道血痕纷纷出现。

  “啊…啊啊…啊啊啊!~”

  松田浩二承受这顿暴打,自然活生生的从昏迷中痛醒了,随后双手抱头,在地上一边打滚,一边破口大骂道:

  “庆大的混蛋!你们竟然敢打我?”

  还敢犟嘴?

  陈野捡起地上的棒球棍,几步上前一脚踩住松田浩二,居高临下的开始打量这家伙。

  此刻的松田浩二,经过四人的一番暴打,浑身都是伤痕,脸部更是肿成了猪头,心中充满了恐惧,而陈野的目光,只让他感觉浑身发寒。

  “你…你想干什么?”松田浩二哆哆嗦嗦的问道。

  “知道什么叫爆蛋吗?”陈野笑着问道。

  爆蛋?

  满脸是血的松田浩二懵了,但下一秒就明白过来。

  却见,陈野让小四提着蓝色粪桶,站在一旁候着,他自己则在左右手各吐了口唾沫,随后拿着棒球棍高高扬起。

  瞄准脚下踩着的松田浩二。

  “打妹……雅蠛蝶!不要!”

  松田浩二吓得面无人色,双腿在地上乱蹬,本来陈野他们只是想教训他一顿,然后泼这家伙一身粪便就算球。

  但发现此人不仅偷盗华夏女同胞的内衣,还特么随身携带着。

  单纯的暴打…

  已经不足以泄愤,陈野目光一寒,猛地挥下了棒球棍。

  呼!~

  棒球棍精准的击中松田浩二下半身的双腿之间。

  噗哒…

  这是蛋碎的声音。

  啊!!!!!

  下一秒,一道嘹亮的惨叫声在夜间响起。

  而此刻,眼镜小四趁着松田浩二张嘴发出惨叫的机会,打开粪桶,照着脸就怼了上去。

  食屎啦你!

  松田浩二当场大口吞咽着恶臭的粪便,随后又活生生痛晕了过去。

  如此。

  这位人面兽心的日本变态,头戴粪桶再次晕倒在了地面上。

  “野哥,这种人渣,我们是不是应该打电话报警?”

  眼镜小四提议道,陈野却摇头道:

  “这种小偷小摸,警视厅根本不放在眼里,抓起来几天就放了,更何况……”

  说着,陈野看向阿豪三人严肃道:

  “别忘了,我们是留学生,日本的警察只会帮自己人。”

  稍稍收拾了一下现场。

  确定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后,陈野四人这才撤离。

  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,总算为受到松田浩二骚扰的中国女生出了一口恶气,但四人在分别的时候,却遇到一个问题。

  却见,眼镜小四拿着那件紫色内衣,满脸尴尬的问道:

  “这件内衣怎么处理?总不能丢了吧?”

  陈野三人纷纷沉默了,这东西虽然有名字,应该可以找到内衣的原主人,可关键是……

  你敢去当面还给人家么?

  不被当成变态才怪。

  而此刻,阿豪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,突然伸手夺过内衣,直接塞到陈野的怀中道:

  “交给老野,我们要回学校了!”

  下一秒,阿豪拉着耗子与小四就跑。

  “哎呀,卧槽?”

  陈野拿着内衣目瞪口呆,有心去追,但阿豪三人一溜烟跑的没影了。

  一群损友!

  没办法,陈野只能打量了内衣几眼,随后放入了怀中,看来得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内衣还给原主人。

  “夏微么?”

  陈野摇了摇头,这个名字他没有印象,应该是某位学姐。

  很快…

  骑上那辆粉红色的小电驴,陈野开始原路返回。

  这次袭击无疑是成功的。

  击败松田浩二,陈野获得对方的技能模板,现在倒是不急,他打算回去了再查看对方拥有什么剑招。

  此刻更多思考的,还是袭击事件的后续影响。

  这件事恐怕会闹出很大动静,毕竟松田浩二被爆蛋、还当场吃了屎。

  明天…

  早稻田大学的剑道社。

  不炸才怪!

  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