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LOL:重生成为厂长表弟 > 第33章 小伙伴到了

我的书架

第33章 小伙伴到了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2020年整个四月份发生了不少事。

  比如阿水去哪了,比如恩静结婚了,比如Meiko成为LPL赛区首个突破了5000助攻的选手。

  4月25日,FPX3比1击败EDG,EDG止步六强。

  4月30日,LDL春季赛结束,WE.A拿到了春季赛的冠军。

  EDG的春季赛落下帷幕,队内也出现了人员变动,游荡哥无法升到一队,准备走人。

  这些事情与周赫言有关,但关系不大。

  他最在意的是,小伙伴于生终于到了。

  两人虽然认识了几个月,但见面还是第一次,站在EDG基地的大门口等待的周赫言,心里还略微有一点小激动。

  直到一个白白胖胖的高壮男孩儿拎着个大号行李箱走到他面前,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。

  “于生?你怎么这么胖?”

  高壮男孩儿咧嘴一笑,“AD不肥怎么C?”

  说着于生放开行李箱给周赫言来了一个熊抱。

  身高176的周赫言感觉自己像被一头北极熊给吞到肚里,眼前一黑,闻到一阵阵男性的芬芳。

  “你多久没洗澡了,快放开!”

  “言哥,咱俩谁跟谁,听说你是双人寝室,至今还给我留了个空位?”

  “滚,我的室友不欢迎同性。”

  “什么?咱表哥还能给你安排了个妹子不成?”

  “别胡说,走吧,我带你进去。”

  “等一下,我女朋友还在后面呢。”

  周赫言伸头看向于生身后,一个个子不高的大眼萌妹正缓缓走过来,看到他笑着挥了挥手。

  “楠姐?你竟然比直播里还漂亮!”

  严楠是露脸主播,几层滤镜相加确实也好看,但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,毕竟江湖上关于乔妹等人的传说还在流传,没人相信关掉滤镜的主播能在大街上认出来。

  但严楠就不一样了。

  她真人比直播里还要好看,娇俏可爱,性格还很开朗,周赫言有些理解为什么于生对严楠这么温柔了,这样的小姐姐,可不得捧在手心里吗。

  不过这一米六的漂亮小姐姐站在最少185的胖熊身边,怎么看都跟爸爸领着闺女似的。

  严楠比周赫言还要惊讶,她偶尔也会一起连麦,听到过周赫言对自己颜值的‘自吹自擂’。

  但她可从来没相信过,毕竟厂长也不是靠颜值出名的,没想到厂长的亲表弟是真的帅,这要是一登场,那小迷妹们还不得疯狂了?

  “小表弟,你比你自己说的还要帅啊。”

  于生听到严楠夸别人,立刻不爽了,“楠楠,我不比他帅多了,你看他,就是一个小白脸!”

  周赫言对他可就不客气了,“你先照照镜子,你可比我白。”

  几人闹了一会儿,周赫言问道:“你怎么还带着楠姐过来了?”

  于生拍了拍周赫言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你还小,不知道签合同是一件大事,楠楠是做为我的经纪人来帮我签约的。”

  周赫言:……

  行吧,这就叫专业。

  之后签约自然没他什么事,等一切都办妥之后,他和于生一起将严楠送出了基地。

  严楠家就是海城的,于生家离海城也不算远,开车大概三个小时的车程,也怪不得他对来EDG这么积极了。

  当然,他的首选肯定不是EDG,他早就说过了。

  “这寝室,也太棒了吧!”于生跳到床上一瘫,舒服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起开,这是我的床,你的床在里面。”

  “哎呀,咱俩谁跟谁。”

  周赫言跟明凯一样,多少有点小洁癖,不过于生脸皮厚的很,根本不理他。

  周赫言无奈,看了眼时间,说道:“一会儿先吃饭,吃完饭和我一起去训练室吧。”

  于生听到训练室来了精神,坐起来问道:“你来了也快一个月了,什么时候能打上一队啊?”

  “你对我还真有信心,有Scout在,我想上一队很难的。”周赫言早就计划好了,“夏季赛也不远了,还有一个多月,我先打到二队中单,争取首发上场,多赢几局或许有点机会。”

  “言哥,那我可就不等你了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取代Hope,站到赛场上和我最喜欢的选手一决高下了。”于生脸上带着激动和兴奋,甚至还做了个挥拳的姿势。

  “首先,你要先争取到LDL上场资格,并且打满5场……一场BO3或者BO5都只算一场,才能有资格参加LPL,其次,你最喜欢的选手是谁?”

  “这还用问?打AD的谁不喜欢狂小狗UZI枣子哥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可怜的娃,你是没机会跟你偶像站在同一赛场上了。

  因为乌兹马上就要退役了。

  不过于生比他有机会多了。

  他想取代Scout不可能,但于生想取代Hope还是有希望的。

  Hope从17年就加入到EDG战队,经历了两次下放二队,第二次……就在明年。

  明年一个叫Viper的韩援选手会成为EDG新的通天代,和Scout一起撑起EDG。

  在他来之前,就看于生自己的本事了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上啊,这波你不上?”

  “三打一都能被反杀,你到底会不会玩!”

  “你到是替我挡一下大招啊。”

  于生来了之后,二队热闹多了。

  这家伙一个新人完全不虚原来的老队员,上来就抢了指挥位,也不知道是不是跟RNG学的,以为谁的声音大就是谁指挥。

  周赫言这时候才多多少少理解为什么系统给出他心态不行的评价,他太急了。

  意外的是,他虽然没有什么后辈的自觉,但与二队队友的相处,明显比周赫言强多了,来了没多久就和二队的队员混熟了,至少表面上大家都成为了朋友,连着他都与二队融入了不少。

  不过也有些队员不服气,认为他就是瞎甩锅,输了也是自找的。

  “于生,你别喊了,你行你上啊。”

  “我一个AD你让我去前面抗伤害?”

  “我也是个脆皮,凭什么让我给你挡。”

  “你还有半条血,那大招又打不死你。”

  周赫言怕他们真吵出火气,连忙说道:“这局稳了,没事,看我的。”

  “切,两个走后门的,水平不高,脾气倒不小。”

  这声明显降低了音量,只是想嘀咕一下,不过这队员怕是忘了,他们正在使用队内语音。

  一瞬间气氛就尴尬起来。

  于生这爆脾气能忍的了吗,“你才走后门的,不服就SOLO。”

  “你跟我一个辅助SOLO,你也好意思?”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,五打五我和言哥也不怕你!”

  周赫言:我是不怕,但你别给我招黑啊!

  “打就打,今天训练赛结束,自己找队友,咱们来一场。”

  “一言为定!”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