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四杀的劫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周赫言配合打野击杀了青钢影之后,开始用技能快速推兵线。

  这还是他第一次越过河道。

  青钢影直接TP回线,虽然死了一次,但兵线和经验都没拉下。

  周赫言站在草丛里回城出装备,看着青钢影塔下的小兵一个不漏的全补上了,实在有些羡慕。

  看来自己的补刀技术还需要多练了。

  跑回线上时,周赫言切了下路看了一眼,于生稳稳的压制着女枪,塔皮都快要吃完了。

  中路……

  ‘佐伊击杀已方劫’

  好吧,不想看了,艾克这时候正在清第二波野怪,没空理会中路,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劫又死了。

  七分钟死两次,还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  切回上路,青钢影因为被杀一次,谨慎了很多,将兵线控在河道内,周赫言也没急着上线,从三角草跑到河道草插了个真眼。

  上一波青钢影插的眼还没消失,周赫言将眼打掉,回到线上。

  青钢影见到他直接上来一套连招再加开大,周赫言反手将他定住打了一套。

  他只剩150左右的血,但青钢影还有400血。

  大招结束双方各自退开喝药水。

  周赫言刚上线自然不能马上回城,不然最少亏三波兵线。

  而且他觉得没大的青钢影威胁性不大,应该可以杀。

  不过不能离得太近,被青钢影踢到人就没了。

  青纲影越过兵线不让他吃兵,他正好可以用Q消耗。

  两人对峙了几秒,青钢影技能CD一转好立刻勾到了河道墙,走了个L型想要杀他。

  周赫言在他释放技能的一瞬间就开始往草丛里跑。

  青纲影没了视野直接插了个饰品眼,周赫言回手一个Q加饰品眼扔到草丛里,自己则是往中间的草丛里走。

  青钢影吃了Q血量只剩不到300,而周赫言一个技能也没吃到,靠着腐败药水回到了500多血量。

  周赫言立刻反追,一个EQ平A将青钢影的人头拿下。

  ‘瑞兹击杀了敌方青钢影’

  ‘女枪击杀了已方劫’

  周赫言:……

  “劫怎么又死了?”

  “下路大乱斗呢,你不用来,剩下的人头我收了。”

  周赫言对他还是很放心的,没多久就听到了艾克双杀的提示。

  “挖草,艾克K我两个人头!不对,三个!”

  ‘Triple Kill’

  “艾克起飞也一样,能赢就行。”

  周赫言看了一眼,艾克已经5/0了,这样的队友非常让人放心。

  于生很不满意打了半天一个人头也没拿到,不过刚才加上周赫言的单杀,等于打了一波0换4,对方只活下来一个捡了闪现的佐伊。

  “佐伊发育不错,幸亏这局选的是带位移的AD,不然睡到必死。”

  “没事,我的发育也很好。”

  于生嘲笑道:“你?虽然你两个人头,但你看看你的补刀,笑死了。”

  8分钟42刀,是有点惨。

  周赫言强辩道:“我杀人不要时间啊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又漏了两个刀。

  这还是对方不在他自由补刀的情况下。

  皇子出现在河道视野内,周赫言EQ清兵赶紧回城。

  佐伊发育最好,其实应该出个水银鞋,但周赫言还是出了忍者足具,因为他钱还不够。

  买完鞋他又补了个真眼,刚才那个被皇子给排掉了。

  有了忍者足具周赫言本想上前和青钢影再打一波,下路又又又打起来了。

  “你们在那大乱斗呢!”

  “佐伊下来了,没事儿,艾克也在,这回人头是我的!擦,又被艾克拿去了。”

  “皇子没来下,你小心点他可能去抓你了。”

  周赫言一听立刻拉回了距离,去三角草重新插了个真眼。

  皇子确实在上,不过没来杀他,而是去拿了峡谷先锋,直接转中将劫杀成了死血。

  周赫言见状只能向河道跑,顺便开了个大保劫的命。

  不知道是河道有眼还是皇子发现了,没有继续追。

  周赫言跑回上路,劫回城补状态,中路四门大开,皇子直接放了先锋撞塔。

  好在中路一头撞不掉,艾克也到中路守塔,皇子和佐伊只吃到两层塔皮。

  周赫言看了眼补刀,10分半63刀,没有比这再惨的了。

  11分钟,下路皇子一跳二,于生杀了德莱文自己也死了。

  周赫言直接TP到下路中间草丛,不过这时候泰坦顶不住死了,他也只能上去甩一套技能后退。

  锤石和皇子CD一好,他再上自己就很危险。

  看着上路自己掉了两层塔皮,周赫言更难受了,讪讪地走到河道草丛里的真眼上回城,三角草却蹦出个佐伊给了他一个睡眠气泡。

  他没躲开被定在原地,皇子和泰坦从下路线上包过来。

  如果艾克不来,他没有闪现就是必死,但好在艾克来了,但他身后跟了个劫……

  劫直接大在开着盾的皇子身上,打出的伤害跟闹着玩似的,不过却碰巧替他挡下了佐伊的技能伤害,直接躺在了地上。

  ‘佐伊击杀了已方劫’

  “还行,劫也不是完全没用嘛,言哥我复活了你撑住啊。”

  “等你到了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  周赫言走位躲掉泰坦的勾子,和艾克向三个人冲了过去,一套连招之后,拿下了三杀。

  ‘Triple Kill’

  “言哥牛比!”

  这局双方拿的都是前期找节奏的英雄,他虽然需要发育,却拿了5个人头,刚才又拿下了佐伊的赏金,装备可以提前成型。

  艾克领先对面皇子3级加大半件装备,于生的下路双人组也领先敌方双人组很多,周赫言感觉大局已定。

  至于劫?

  就当没有他吧,四打五应该也能操作了。

  周赫言心里有了底,跟着打野到处游走。

  本来以为他能快速结束这局,没想到最后竟然打了整整35分钟,还差一点就输了。

  最可气的是,最后一波让劫差点拿了个五杀。

  干啥啥不行,K头第一名!

  [认真的上单(影流之主):哈哈哈,拿了个四杀,我不会得MVP吧?]

  [打野的小学生(时间刺客):……]

  [中单法师光头强(圣枪游侠):……]

  [Sreverse(符文法师):你值得。]

  “这大哥哪来的自信啊?”于生喃喃道。

  与此同时,严楠的直播间里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,我都能想象的到,姐夫现在的脸色一定很精彩!”

  “这上单大哥怎么这么逗,要是没有他,最多15分钟就结束了。”

  “这局都是上野打的好,当然,姐夫打的也不错,就是死的多了点。”

  “这局碰到大腿了,哈哈哈,他自己玩是不是从来没赢过啊?”

  “没想到厂长的表弟也有代中代的潜质啊。”

  周赫言退出这局游戏,等着系统发奖励。

  ……

  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