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天赋卡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不到十分钟,三个人头的妖姬有多恐怖?

  对方剑魔只要见到中路妖姬Miss,立刻就缩回塔下,青钢影无压力发育,很快吃掉了两层塔皮。

  中路就更不用说了,瑞兹装备起不来,推线推不过妖姬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妖姬上窜下跳。

  雷克塞不停地奔波在救援的路上,自己家野区都快变成筛子了,皇子吃的不亦乐乎,等级上很快领先。

  但兵败如山倒,现在除了剑魔能开大抗住妖姬的攻击,剩下四个英雄谁遇见谁死。

  十五分钟,妖姬个人经济领先两千,拿到华丽的6/0/2的数据,又吃了一血塔,拿掉两条小龙。

  瑞兹抓住皇子回城的机会,喊了雷克塞帮忙,却被妖姬反杀一人,从容退走。

  瑞兹见雷克塞死了,自己也只能赶紧撤退,不然等妖姬的技能CD转好,他也危险了。

  二打一都打不过,红色方知道大势已去,果断投票投降。

  周赫言看着对方爆炸的水晶,怔怔出神。

  Faker巅峰能力体验时间已经结束了,他又变回了菜鸟。

  不过他的内心除了羡慕更多了一丝坚定。

  大家都是人,他能做到,我也一定能做到。

  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放……呸,只要肯努力。

  他前世高考那一年,不也一天只睡五个小时吗?

  问题不大!

  【叮】

  【完成一局游戏,获得Carry值1点】

  【单杀次数:3,获得Carry值9点】

  【击杀次数:4,获得Carry值4点】

  【本局成为MVP,获得Carry值5点】

  【宿主周赫言累积Carry值19点,开启系统商城】

  系统商城?

  周赫言看着眼前的虚拟屏幕的一排消息,琢磨了几秒,点开了商城界面。

  职业选手模拟卡需要20点Carry值,体验卡50、体力药水2……

  不少可以购买的卡片罗列在商城里,周赫言一点点看过去,突然眼神一凝。

  天赋卡500!竟然还卖天赋卡!

  他还以为天赋显示固定值,是不能提升的。

  要知道手速可以练,意识可以练,英雄池可以练,但天赋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,是努力也得不到的!

  无论是哪个领域,天才都不止是靠努力得来的,就算努力,没有那1%的天赋,一切也都是枉然。

  天赋才是所有数据里,最重要的一项。

  周赫言虽然重生又有了系统,但对自己刚过及格线的天赋是不满意的,也没什么信心能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  但有了天赋卡就不一样了!

  我果然是天选之人,重生就是为了拿冠军的吧。

  只要获得足够的Carry值,我就能将天赋拉满!

  “不过是七张卡,3500点Carry值,问题不大。”周赫言高兴的继续往下看。

  诶?5点就能查看职业选手的数据,这还真不错。

  看来系统君确实是一个帮助人成为大腿的好系统。

  灵敏卡100,这个还挺便宜。

  看看说明……天赋卡和灵敏卡任何人都可以使用?

  那岂不是只要我Carry值足够多,想让谁强谁就能强?

  明凯的天赋肯定也是顶尖层次,只不过岁月不饶人,反应速度的下降是必然的。

  如果我能买几张灵敏卡给他……

 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自身实力的提升,还有一天时间,我需要把自己的号升级到青铜,把任务做完。

  可是一天只有两个小时的游戏时间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除非我一直连胜。

  看来得好好安排一下了。

  周赫言虽然打联盟是个菜鸟,但他对于学习和合理安排时间这种事,轻车熟路,很快便制定好自己的训练计划,争取在短时间提升自己的基础实力。

  每天可以用明凯的小号排位练英雄,然后用大树的号打匹配练英雄,最后用自己的号排位升段位。

  此时的他,早已经忘记了刚才答应的SOLO,并不知道对方正对着[拒绝添加好友]咬牙切齿。

  (中单法师光头强:厂长,你不当人子!)

  周赫言刚想点‘寻找对局’就发现段位不对,仔细一看,明凯的号竟然是大师。

  之前太着急,根本没想到这一点。

  他对自己的水平心里有数,目前的情况就是理论经验有,实际游戏经验近乎于无,不然系统也不会给个垃圾的评价。

  “怪不得我用Faker的能力,在领先的情况下也做不到乱杀,以前跟朋友玩的时候,二三十杀都是常见的,虽然那时候是被虐。”

  “这样看来,我现在不能用这个号打排位了,不然肯定会被打的亲妈都不认识,对建立信心完全没有好处。”

  “那就先打人机,多练几个英雄,以免排位的时候英雄被ban掉,直接GG。”

  “英雄的选择,首选肯定是瑞兹和妖姬,先练妖姬,将刚才的体验消化一下。”

  周赫言打定主意,将游戏界面切到人机,还不等他进入,张茂凯的声音突然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

  “你一个人自言自语些什么呢?”

  周赫言回头,看见张茂凯背个手像个老学究一样站在他身后,立刻想到了前世的班主任。

  “你怎么神出鬼没的?玩你的王者去。”

  “这都快十点了,该睡觉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赫言回忆了一下,这才想起这个发小的养生作息。

 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,竟然不熬夜,这根本就不科学。

  张茂凯打了个哈欠,“你今天有点怪怪的,去了一趟海城,怎么回来就开始玩联盟了,你不会见到你表哥了吧?”

  周赫言点了点头,“见到了,还跟我表哥玩了几局,他说我很有天赋,建议我去打职业。”

  张茂凯刚将自己摊平在床上,闻言立刻跳了起来,“什么!厂长竟然说你有打职业的天赋?”

  周赫言面不改色,“那是当然,你也不看看我是谁,玩什么游戏我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  张茂凯没有反驳,因为原本的周赫言打游戏确实非常厉害。

  无论是吃鸡还是王者,他都可以快速上手,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带飞,实在很有游戏天赋。

  周赫言甚至怀疑是因为他的到来,个人数据才会变得那么差,不然要是原主的数据,最起码也得是正常人的及格水平。

  说起数据,不知道今天打了几局之后,有没有自然成长。

  张茂凯看起来很兴奋,在卧室里转来转去,猛然回头看向周赫言,“能不能问问咱表哥,我或许也能打职业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睡你觉去。”

  “好勒。”

  两人打趣几句,周赫言也感觉到了困意。

  这几天不是在路上,就是在逛海城,对体力是一项很大的考验,他强忍疲惫,就是为了验证系统的作用。

  打了几局后,心里大概有了底,这睡意便如潮水袭来,让他眼皮打架。

  周赫言从电脑椅上站起,“我去洗洗脸,你也洗洗吧。”

  张茂凯立刻闭上了眼睛,一副我睡着了你别吵的模样。

  周赫言:……

  
sitemap